UX用戶體驗設計 ·

關于用戶體驗設計泡沫的思考

本文原作者在電子產品的界面設計領域有13年的從業經驗,也經歷了從架構師到用戶體驗設計師再到如今的產品設計師的多次職業轉換,文章主要是講他對用戶體驗設計的犀利吐槽,以及對產品設計所代表的工作方法的無限看好。或許觀點上并沒有什么新意,但是,就像某大佬說的,設計是對混亂的馴服。想要馴服混亂僅憑理論套路是遠遠不夠的,而設計師真正的價值或許也就在于此:投身于未知與混沌的灰色之中,并且還要從中分出黑白。

那么為什么我要翻譯這篇巨長的文章呢?就我個人而言,單純很喜歡作者傲慢中帶著犀利的風格,就像看一篇文字版的吐槽大會般有趣。我在翻譯的時候加上了自己的思考和看法,所以,文末也留了 medium 的原文鏈接,可以去查看作者的本意,并觀看其中的演講視頻。

 

這是關于我從架構師轉變到用戶體驗設計師的一段經歷,以及我是如何看待行業現狀的。

十年前的某一天,我決定要把我的職業從架構師改成用戶體驗設計師。我記得當時很多可用性專家、架構師、界面設計師、交互設計師對我說:這只是潮流而已,「用戶體驗設計」這個表述并不精確,簡直就是胡說八道,體驗怎么可能被設計?

然后在去年,我又突然決定把我的職業從用戶體驗設計師改成產品設計師。同樣的,一群用戶體驗設計師又來對我說,這只是潮流而已,用戶體驗設計師和產品設計師之間并沒有什么本質的區別。

但是,對我來說,它們是不同的。在我看來,產品設計更加的謙虛真誠。我覺得這是用戶體驗設計師不具備但最應該學會的:謙虛務實。

我不是在勸你像我一樣改換職業名稱(坦白地說,你最好別這么做),我真的一點兒也不在意。我只是想告訴你,我決定轉變的原因,以及我是如何看待行業現狀的。

很膚淺的話題,聊職稱大概是世界上最無聊的事兒了,但是作為設計師們,我們又確實很喜歡討論它。或許,這次我們可以聊的更深入一點。

 

用戶體驗設計的出現是因為我們設計師的需求

我一直很喜歡 Alan Cooper 提出的這個詞:交互設計師(interaction designer)。我認為它很精確地抓住了這項工作的本質。但是早在十年前看來,這個詞的定義就已經很狹隘了。數字產品的設計師們希望工作能觸及到更多的內容,而「用戶體驗設計」似乎就承擔了這個「需要觸及更廣泛內容」的責任。

它確實抓住了這個需求,現在 UX 這個詞廣泛流傳,每個人都在使用這個縮寫,但問題是每個人對它的理解是不同的。所以,直到現在它也是個令人疑惑的概念。

在Peter Merholz 的一次訪談中,Don Norman 對創造 UX 這個詞的初衷做了如下解釋:

我發明了這個詞是因為我覺得人機交互和可用性這兩個詞兒太狹隘了。我想要創造一個可以覆蓋人們體驗各個方面的系統,包括圖形設計,界面,體感交互和這個系統的使用手冊。但從那之后,這個詞就開始廣泛地流傳,慢慢地失去了它本來的意義。

 

如今它偏離本來的意義越來越遠,以至于 Alan Cooper 先生說:根本沒有用戶體驗設計這回事。

 

UX設計師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以及他們真正做的是什么?

在我們盡可能擴寬工作邊界的努力之下,我們把 UX 這個氣球吹得快要爆掉了。UX 現在承擔了「設計不同觸點的體驗」的任務,包括組織轉型,制定策略,改革創新,市場營銷,設計從 app 到廣告、服務、設備、地點、事件,甚至公司文化在內的所有事情。

或許用戶體驗確實應該做到這些,但是問題是,沒有一個用戶體驗設計師能一個人把所有的這些事情做好,要創造一個復雜的產品,你需要的是一個由不同領域專家組成的團隊。

我不得不說很多 UX設計師真的是眼高手低,他們根本不具備足夠的技能或者經驗去支撐他們的野心。

我同時也負責招聘的工作,大多數申請 UX 這份工作的求職者可以分為以下幾類:

  • UI/UX設計師,其實就是圖形設計師,他們并不擅長信息架構、定義目標和需求,創建交互模型,考慮商業利益。他們只生存在追波上。
  • UX設計師,他們靠畫規范的線框圖謀生,有時候也做做可用性測試。(順便說一句,他們是最有可能成長為優秀的產品設計師的人。很多有經驗的 UX設計師叫他們「線框仔」,我真的很討厭這種沒必要的鄙視。他們忘了自己也是這么成長起來的。)
  • 空想家,專注于建工作坊,喜歡在墻上貼便利貼和畫布,但是通常沒有把想法轉化為實際設計方案的能力。

當然,以上只是一種簡單的歸納,但是從我的觀察來看,很多做 UX 的都可以歸到這三類人當中,因為真的很少見到那種既懂戰略又會戰術,既有創造力又有執行力,既了解商業又懂設計的人才。

UX設計師日常做的事情以及他們對商業的價值根本配不上他們的自我認知:「用戶體驗設計很重要 」。

用戶體驗設計實際上并不像很多「什么是UX」的文章寫的那樣是所有事情的中心。我推薦你去看Paul Addams在UX London 2018上的優秀演講——《The end of Navel Gazing》。標題「用戶中心論的終結」很好地表達了這個意思。

UX專注于用戶和工具,但是這兩點并不足以解決真正的商業問題

我觀察到的另一個現象,是關于用戶體驗設計目前的狀態的。UX設計師們每天都會發表數不清的文章,它們大部分都是關于研究工具以及方法論(例如用戶畫像,用戶體驗地圖,原型制作工具,用戶研究方法等等),各種教程,無關緊要的圖形設計趨勢,或者用戶界面細節。

Fabricio Teixeira 和 Caio Braga 寫了一篇優秀的文章來說明這些理論的狹隘之處:

https://essays.uxdesign.cc/state-of-design-publishing/

然而,這些我們經常討論的東西,對于處在殘酷商業競爭環境下的產品設計團隊來說,并沒有什么用。因為計劃與管理實際的產品開發進程和理想的「Design thinking 五步法」之間并沒有太大的關系。

整個 UX 行業好像對商業這部分都沒什么興趣,也難怪,「用戶體驗設計」這個名字就暗示了他們只關注用戶。商業是別人的事。

 

UX設計現在很像一個宗教,而且它的信徒的想法通常都很接近

也難怪會冒出 UX 的忠實捍衛者們了,如果你膽敢不同意他們的信仰,他們就會把你的心扯出來。

僅僅只要說一句:用戶研究不是總是被需要和有實際意義的。他們就會告訴你如果你不會用戶研究,你就不是一個合格的用戶體驗設計師。如果你個人并不是很喜歡一些方法論,像用戶畫像或者其他,你最好趕緊默默溜走。

可悲的是,UX們總是想成為最有創新能力的人。但是我認為他們并不是。因為,創新力需要嘗試不同的工作方法,考慮新鮮的想法,要求與眾不同以及靈活多變,敢于實驗,勇于實踐,并擁有商業頭腦與落地思維。想要成為真正的革新者,需要的是自己去開創自己的道路,去突破規矩,去冒險。而不是重復說那些所有人都在說的簡單的陳詞濫調,遵從那些輕而易舉的方法指南。我覺得 UX設計師整個群體都搞不清楚地圖和實際道路,模型(或其他噱頭)和現實之間的差別。(只有這些「革新者」的想法才很容易被預測:因為他們所有人都讀一樣的書,說著同樣的話。)

我感覺我已經超越了UX

我從事數碼產品的設計有13年了,現在我不覺得我和大多數的 UX設計師之間有什么共同點。我覺得我已經超越了用戶體驗設計。我跟產品經理或產品需求方之間更為投契。

Peter Merholz 在他的一次演講中說過,用戶體驗這個行業的出現是因為產品經理對用戶體驗缺乏考慮,我同意這種說法。

數字產品就是我現在正在做的,像網頁,app,界面。我的目標是為我的客戶創造一個成功的產品,一個會幫助他們賺錢或者省錢的產品。可用性和用戶體驗只是實現這個目標的一部分,它們很重要,但是說實在的,并不是最終的目的。我不會像大多數的 UX設計師那樣不切實際的浪漫主義。

我也需要為我自己和我的公司賺錢,所以我要擅長規劃一個有效率的設計流程,估計好預算,有條有理地和客戶進行合作,銷售與推廣我的工作,招聘人才等等。

我知道我很擅長數字產品設計,但是我可能并不擅長做所有類型的設計。這就是為什么我更喜歡「數字產品設計師」這個頭銜的原因了。

我喜歡它的點在于,它更聚焦于產品而不是用戶。它把我的工作放在了資本市場的背景之下。產品需要對顧客有用,但是也需要切實地有利可圖。

對我來說,無論它是什么,聽起來,「產品設計」比「用戶體驗設計」都更加的落地。產品設計更容易被所有人理解,甚至你媽媽也能懂。它不需要太多解釋。用戶體驗只是它的一部分,但是從另一方面講,比起想要解決世界上所有問題的萬能藥UX 來說,產品設計這個說法更加的謙虛。

現在我大部分時間依然是在做交互設計和信息架構這種傳統工作。我大部分的精力也都是花在制定策略,進程管理和設想概念的層面。但是我也正在帶上許多的帽子:決策者,界面設計師,架構師,文案,創意總監,項目經理,產品需求方,用戶研究員,測試人員。總之,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我。

當然我需要和很多人(他們是各自專業領域的專家)一起合作來實現我的愿景,然后把它迭代變得更好,更完善。技術專家,開發者,圖形設計師,內容設計師,項目經理,甚至律師等等。最后的用戶體驗其實是很多這些人的工作共同作用的結果。

用戶體驗是很多人工作的結果,是一個產品或者服務生產出來的,并不是一個職位的描述。

我會把產品設計師定位為這樣一個角色:他們是那些為產品功能和形式的最終呈現負責,并能夠以任何可能的方式對設計流程以及產品的發布進行規劃和優化的人。(如果你還把產品設計僅僅看作是 UI/UX 的另一個名字,這對你毫無幫助)對于很多有經驗的 UX設計師來說,并沒有什么新鮮的,但是產品設計確實和 UX 不同。

我看到如今,越來越多的有經驗的 UX設計師稱自己是產品設計師了,所以,也許這是一個潮流吧。又或許是某種原因?

Andy Budd,一個有著很棒的見解的家伙,我一向很尊敬他,最近他發了一個推特說:UX就像爵士樂,產品設計就像朋克樂。

好吧,我的看法跟他完全相反。打比方說,如果你想成為一個 UX設計師,你現在要做的只需要去上個周末課程,學習設計過程的5步法以及5個方法論,像用戶畫像,用戶體驗地圖,愿景圖,你就可以開始干活兒了。

但是成為一個產品設計者,你需要把產品交付給市場的實際經驗,這非常的難,因為經常是一團混亂,復雜的過程。產品設計就像自由的爵士樂。可能聽起來混亂嘈雜,有一點像朋克樂,但是想要把它玩好,你需要很多的技能和經驗以及音樂理論的掌握,也需要一些即興創作的能力:改變規則甚至是反對它們。更不用說,在團隊中,你需要成為整個團隊工作的主導。

無論你想叫自己什么,無論你有多大的夢想,但,也要記得保持真實和謙卑。

 

 

原文:《The great balloon of User Experience: from UX to Product Design》

譯者的微信公眾號:「雨橋說」

參與評論